第一幅 新衣

1-1

「阿貞,今天早餐你想要吃甚麼?」

「鮪魚蛋三明治切邊,還有紅茶不加糖」

「好喔,你起床洗完臉應該就可以了。」說完順手按下烤麵包機的少年,俐落地在平底鍋中打進兩顆蛋。

這是兩個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第十三天,還記得十四天前的一個晚上。剛從辦公室離開的芹貞手裡拎著準備回家路上順便交差的八仙彩帳,邊哼著最近強力放送的洗腦流行歌曲。
經過每天都會經過的巷弄......。
突如其來的一陣冷風,讓她不禁撫了一下手臂,來不及遲疑就看見一個少年從她面前奔跑而過,像似在追著甚麼似地往前衝,人影很快地變小,芹貞正想著不關己事,打算轉身繼續自己今天晚上的預定行程時。砰咚一聲,那少年的人影還沒消失在路的盡頭就先栽在路邊施工的一個大坑裡了。芹貞左右看了下沒有人在旁邊,心想少年會不會有事,猶豫了一回還是決定走到大坑旁確認少年是否需要幫助。

「喂!!你還好嗎?」 芹貞曲膝微蹲向坑裡喊話,不巧的是坑雖然不深,但是四周昏暗讓人無法看清坑裡的狀況
「...........阿 疼」坑裡傳出呻吟

「要不要緊,要幫你叫救護車嗎?」

「不....不用....我沒錢...不對,我沒事。」

「那要拉你一把嗎?」

「........要」
芹貞握住少年沾滿泥巴的手,使力把少年拉上路面,少年癱坐在路旁靠著施工的鐵圍牆。
「媽的,真是衰到家了,好不容易快到手的傢伙,竟然給他逃了。」

「那個....你在追甚麼? 我剛剛甚麼都沒看到阿。」

「你是誰?...喔 剛剛拉我的小姐喔。 不好意思,還沒跟你道謝。」少年起身在牛仔褲上抹抹雙手又確認了一下手是乾淨的之後,向芹貞伸出雙手。

「多謝你剛剛拉我一把,不然我搞不好要在下面等到天亮。」靦腆的笑容卻真摯地讓芹貞感受到他由衷的謝意。

「你真的沒事吧,還是要不要到我家幫你包紮一下,順便說一下你到底在追甚麼。」

「歹勢啦,跟你又不認識,這樣麻煩你.......」抓著頭的少年有些不好意思地說「不過你真的想知道我在追甚麼嗎? 說出來會嚇到人的喔。」

「是喔,這樣好了,我叫芹貞,你可以叫我阿貞,你先陪我去送貨,順便自我介紹一下,這樣我們就認識了。然後回我家幫你包紮一下,就這樣吧。」晃晃手上的紙袋,芹貞也回敬少年一個溫柔的笑容,但帶著不容違抗的眼神。

「......??」接過芹貞拋過來的紙袋,眼神充滿猶疑的少年「ㄟ 別走阿大姊.......ㄜ....小姐。」

回眸向少年拋下一個帶有殺意的眼神,芹貞內心明白,這少年一定會跟上

「吼....那個...阿貞小姐,別走那麼快啦,我腳會痛跟不上...」

「自我介紹呢?」

「啊? 我姓鄭、鄭成功的鄭,單名一個琿,怎麼說呢 一個玉字邊再加一個將軍的軍‧」

「鎮魂?? 感覺很酷喔。」放慢腳步配合少年,兩人並肩而行。芹貞偏頭一笑,用手蹭了少年略長的頭髮。

「是吼,我也這麼覺得,不過很多人不會念那個字,我就變鄭軍了。哈~~」鄭琿用雙手將紙袋環抱在胸前,咧嘴大笑

「那鄭軍弟弟,你這個時間不回家在外面流盪做甚麼?」芹貞故意順著鄭琿的笑點問起

「!!?....吼 阿貞姐妳故意的」鄭琿嘟起嘴抱怨,但腳步還是跟著芹貞繼續往前走‧


兩人在芹貞有意延續話題的狀況下,一路聊到了芹貞所說要交貨的地方,那是一間手工繡莊,芹貞熟門熟路地將側門打開後。

「老闆娘,還沒休息阿。」向著坐在屋裡的中年婦女打了聲招呼。芹貞從鄭琿手裡接過紙袋。「上次拿的八仙帳,提早做好了就送過來,您在檢查看看有沒有問題。」

「怎麼會有問題,交給妳我放一百萬個心。這次有要順便拿些回去嗎?」老闆娘打開完成的八仙帳,走近桌上打開燈仔細確認邊問著。

「這次有甚麼? 我想這幾天可以先做些小件的,比較好掌握時間」芹貞翻弄著架上整疊邊邊釘著小紙條的布料。

「那這幾件衣服妳要不要試試看,只是客人說不是給神尊用的,所以要求衣服上的花紋要比較特別一點。」

「嗯??不是給神尊穿的衣服嗎? 好啊 那花樣我自己決定就可以嗎?」接過老闆娘抽出來的幾件衣料,芹貞一邊將衣料折好放進紙袋,一邊又往繡莊備料的線架上挑選了一些要補充的色線與特殊的金線。

「恩,妳決定就好,其實客人算半指名要妳製作,只是當時我沒答應他。」老闆娘將剛剛的八仙帳重新綁上名條收進層櫃中。「客人說,如果是妳的話應該知道怎麼做。」

「啥?我哪有這麼神。那我就自己看著辦囉。一件一個禮拜三件算一個月可以嗎?」整個紙袋被塞得滿滿地,有兩三捲線還塞不進去只得先放進隨身的包包中。說完就準備帶著鄭琿跟繡莊老闆娘告辭離開的芹貞,突然想起一件事。

「老闆娘,下個月要麻煩您幫我準備那個,時候快到了,我想先準備一下。」

「那個阿,好的,只要提早說,都可以幫妳先準備著來。還有兩卷要先拿去嗎?」

「有現貨嗎?太好了,那我先拿回去。以備不時之需」
老闆娘走進後廳,不久拿出一個木盒,走到芹貞面前,慎重地打開讓芹貞確認線材,不算明亮的工作室中,竟然因為一個盒子的開啟,泛出了微微的白光,盒內的兩卷線,說不出是甚麼顏色的,卻也不是白色那種單純的顏色,映著銀光的透明絲線又好像反射四周的色調,難以言喻的奇妙。

「謝謝您,每次都麻煩您了,真的不好意思。」

「那裡的話,要不是有妳幫忙,這繡工的活是越來越少人能做了。彼此彼此」

「那我先走了,東西好了再送過來。您跟石老闆都保重喔。」

「好好好,這次來又沒遇上我家老爺,他知道了又要啷嚷著妳在躲他了吧。呵呵~~~」

「沒那回事,您就代為轉告吧,下次我來會先打電話的。再見囉。」

接過木盒蓋回盒蓋後,慎重地將盒子放進包包中,芹貞揮手示意鄭琿上前‧「差點忘記介紹,老闆娘!他是我朋友鄭琿,玉軍琿。鄭琿 他是繡莊的老闆娘很照顧我,人很好喔。」

「你好,小芹妳這次不是撿路旁的貓而是進化成撿人了嗎?」

「哪有,鄭琿他不是我撿的,我們是朋友喔,超級剛認識的。」

「老闆娘,妳好。我是鄭琿,是.....阿貞姐的朋友。」貼心伸手接過塞滿東西的紙袋,比剛剛來時要沉的多,所以鄭琿一手托著底部免得太重破底。

「好了,時候不早了。那我跟鄭琿就不打擾了喔。老闆娘我們先走了。」說完便拉著鄭琿的手跟老闆娘告別,關上側門。「接下來,是回家處理你的傷口,不過....我餓了,你要陪我吃點東西嗎?」

「.....」

「怎麼了? 不想陪我吃飯嗎?還是不餓?」

「不是啦...阿貞姐...我沒錢,所以不能陪妳吃飯。我今天的零用錢扣打已經用完了。」少年低著頭扭捏地說出理由。

「是喔 可是我一個人吃不完阿,我想吃很多種菜,但是這麼多我一個人吃不完。你要不要幫我消化一點。」

「吃不完可以打包不是,不...吃不完一定要打包的阿。不然太浪費了」

「打包之前,你先幫我吃好不好。」

「........這樣好嗎?」

「有甚麼不好的,我吃飯你陪我吃,你幫我吃。這樣不是很好嗎」

拉著手,芹貞用笑容化解少年心中的猶豫跟遲疑。兩人走進一家麵店,芹貞沒有問少年想吃甚麼,而是將菜單上,各類的菜色都點了一項,整桌滿滿地,有飯、有麵、有餛飩湯、青菜,小菜也是切了滿滿一盤,完全超過一個平常女性能吃的食量。

「很好,這下你要幫我吃很多喔。」遞過筷子,芹貞將碗放在鄭琿面前,自顧自地將炒飯舀進碗中。

「阿貞姐,我不餓啦。」

「這跟你餓不餓無關阿,你要幫我吃的」假裝沒注意到在路上少年就已經不時發出聲音的肚子,其實芹貞也不懂,自己為什麼要對這個萍水相逢的孩子這麼好。
兩人奮鬥了將近半小時,消滅了大概1/3的敵人後。決定把剩餘的2/3都打包回家再解決它們。

「阿貞姐都是你啦,吃不完還點那麼多。好浪費喔~~」

「我哪知道,我餓了嘛,不知道是誰說過的:『餓著的人是最不理性』的了」

「有人會說那種話嗎??」

「你不相信我嗎? 你看!!這不是最好的證明嗎?」

「.....我輸給你了,那現在呢?」

「帶著這些戰利品回我家吧,還要幫你包紮ㄟ,你家在哪? 要不要先跟爸媽報備一下。」

「我....爸媽不在了」

「對不起, 那你住哪呢?跟親戚說一聲?」

「我住在團長家,其實只是旁邊的工寮裡,沒有出陣頭,團長不太管我們的。」

「是喔,那好吧,先回我家吧。我們再看怎麼處理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米 的頭像
米米

naraku

米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